•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叶永烈与科协的不解情缘
2020年05月20日  作者:李正兴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5月15日下午,微信传来了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首届副理事长叶永烈驾鹤西去的噩耗,我十分伤感,也难以接受这一事实!我和叶永烈交往几十年,彼此相知。他的风采,他的音容笑貌,一幕幕映现在我的眼前;他与同仁切磋科普技艺时的爽朗谈笑声时时回响在我的耳边。这两天,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绵绵,彻夜难眠。几十年来与他相处的往事,60多年来他为繁荣中国科普编创事业所作出的卓越贡献,在我的脑海中波澜起伏……

  叶永烈这位闻名遐迩、大名鼎鼎的作家,曾经是中国科普和科幻小说的领军人物,也曾经是中国科协、上海科协的一员,还曾经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的常务理事、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的理事、上海科普作协的创始人之一。他在进入上海市作家协会之前曾经是上海市科协的专业科普创作员,那段时间我与他同室话语,亲密无间。上世纪70年代末,他曾向上海科普作协捐赠人民币7000元(当时数量应是可观的)由我经办。

副总理方毅的关心

  叶永烈19岁出版科学小品集《碳的一家》,20岁就是《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后来他有了“野心”,不满足于千字文的科学小品,想写一部长篇虚构的故事,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几十年来从科学小品、科幻小说、科学童话到科学散文、科学游记、科学相声……这些科学文艺中的“十八般武艺”,他几乎全用了。

  在1979年前,这些作品都是他的业余创作,诞生地竟然是自家旧式的小阁楼。他的创作困境引起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的关心,作了两次批示。第一次是1979年1月6日:“调查一下,如属实,应同上海市商量如何改善叶永烈同志的工作条件。”此后,中国科协特派普及部副部长王麦林(现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名誉理事长)专门来沪了解叶永烈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当时,上海市科协指派我全程陪同王麦林。趁此机会,我把叶永烈的工作和生活上的困境一五一十向这位特派员诉说……

  第二次是1979年3月4日,方毅在王麦林的汇报上批示:“我看要鼓励科普创作,这项工作在世界各国都很重视。”接着,3月12日文化部和中国科协联合举办隆重授奖仪式,授予叶永烈“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称号,奖金1000元。不久叶永烈就迎来了乔迁之喜,并被调进了上海市科协专门从事科普创作。从此,我与叶永烈同室相处,仿佛成了自家兄弟(我比他大3岁)。叶永烈谈吐亲切,着装朴素,待人亲和,没有一丁点儿大作家的架子。后来他离开了科协进了上海市作家协会成了多产的专业作家。

为大学生科普创作培训班授课

  叶永烈对重大题材的创作原则是“两馆一主”。“两馆”——图书馆与档案馆;“一主”——以采访为主。记得他在上海市科协某届代表大会上宣传科学家丰功伟绩的发言,引起苏步青的震撼:“这些素材我怎么没听说过!他收集材料的功夫真神秘。”这种神秘来自于“两馆”。

  科普创作是科学普及和科技传播的源头。没有创作的作品,科学普及和科技传播就成了“无米之炊”。 科普创作人才的培养也得从源头做起,这个源头在哪里?上海的实践证明:这个源头,就在大学校园里,就在莘莘学子中。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会同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自2007年起每年在大学校园举办“上海大学生科普创作培训班”,验证了“大学生是科普创作的生力军”。

  叶永烈是科普创作培训班最受欢迎的讲师。从对授课老师满意度反馈表来看他是占榜首的。他在培训班上回顾了自己科普写作的历程,就“科学文艺”这一专题,讲述科幻小说、科学小品等科学文艺的发展历史,结合自己的创作经验介绍一些写作技巧,鼓励同学们进行科普创作。

  每次叶永烈在为上海大学生科普创作培训班授课的投影幕布上,都会显现自己小学一年级的一份成绩单,“读书”“作文”印上了“不及格”字样。他风趣地告诉同学们:“有人说很多作家曾是神童,我不是。我是从一个语文和作文都不及格的孩子成长为作家的。”

  一位同学在心得中说:“我在听叶永烈先生的那节课时,想到了许多,他向我们展示了自己从对科普创作懵懂无知到成为一位著名的科普作家的坎坷路途。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不止是有关科普创作的知识,还有他的人生态度,他的至理名言,给我们80后一个明鉴,让我们找到前进的方向。”

(作者系上海科普作协原秘书长)

  • 热门话题

风驰电掣般的惊叹加速度

疫情当下全球急需口罩,而口罩的“心脏”是熔喷布。3月29日下午,经过600多名干部员工35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年产500吨的熔喷布生产线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厂区一次投产成功,产出优等品。“熔喷布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