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码字匠”说
2020年05月20日  作者:卞毓麟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著名科普及科幻作家、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原常务理事、上海市科普创作协会原副理事长叶永烈先生于2020年5月15日上午在上海长海医院去世,享年80岁。   噩耗传来,叶先生在国内科普科幻界的同道、学生及无数的生前好友无不扼腕,都用各种方式表达了对叶先生为人为学的崇敬和深切缅怀之情。

  年轻时,有出版社邀请我为少年朋友们写一本天文科普读物。当时我从未出过书,不敢贸然承应。出版社的老编辑拿来几本叶永烈著的少儿科普书,说道:“你看看,就像这么写。”可是,“就像这么写”,做起来又谈何容易!

  犹忆2017年盛夏,上海书展期间举办了千余万字、厚厚28大卷的《叶永烈科普全集》新书发布活动。瞧着大块大块的“书砖”,人们纷纷议论:“叶永烈可真是多产啊!”我想,此言虽则不差,却并不是关键。毕竟,产量只是结果,而更应看重的乃是作者的付出,是那难以言状的勤奋和创作中的甘苦。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春秋代序,寒来暑往,大半辈子哪,叶永烈努力学习,用心思索,勇于创新,不停地写啊,写啊,写……

  去年8月,中国科普研究所、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的“加强作品评论 繁荣科普原创——叶永烈科普作品研讨会”在上海市科学会堂思南楼举行。我在发言中提到,偶尔读到一篇有关“老舍评价张恨水”的文章,提及张恨水一生“创作了逾3500万字的文学作品,堪称中国文学史迄今为止作品数量最多的作家之一”。趁着给叶永烈先生微信贺年,唐突一问,“您作品的实际字数,是否超过了张恨水?”

  叶先生回复了11个字,风轻云淡:“一辈子只做个码字匠而已。”

  “一辈子做个码字匠”是何含义呢?《叶永烈科普全集》“后记”有言,这1000万字的科普全集,乃是其本人作品方阵中的一个“方面军”;另外还有三个“方面军”,即纪实文学作品1500万字,全球旅行见闻500万字,以及散文与长篇小说200万字。“后记”的结尾是两句话:“我的作品总字数为3000万字(这还不包括我的500万字日记以及大量的书信)。我曾说,我的生命凝固在作品之中。生命不止,创作不已。”

  依我之见,能够“一辈子只做个码字匠”,必不可少者有三:一是一辈子勤奋劳作;二是一辈子勤于思考;三是一辈子锤炼的表达能力。这里还有一个令人信服的佐证,那就是多年来叶永烈竟有多达35篇的文章,被选入各种版本的中小学语文课本。
叶永烈早年的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社会价值有目共睹,创造了三项纪录:第一是各种版本的总发行量300万册,至今雄踞中国科幻小说第一名;第二是连获大奖,1980年荣获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这是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最高奖,2002年荣获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第三,取名于此书的小灵通手机曾经拥有一亿用户。

  自称“早已经不关注科幻小说”的叶永烈,这些年来对科学的关注、对社会的关切,其实都有增无已。遥想30多年前,法国《解放》杂志曾出了一部题为《您为什么写作》的专集,收有各国名作家400人的笔答。我向叶永烈提了同样的问题,他给我一篇早先在《新民晚报》上发表的文章《我为什么写作》。文中写道:“不要问我为什么写作?我只是说,我没有闲暇‘玩’文学,也不是为了向‘孔方兄’膜拜。我只是说,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是历史老人赋予的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驱使着。”他写道:“时光如黄鹤,一去不复返。我把作品看成凝固了的时间,凝固了的生命。我的一生,将凝固在那密密麻麻的方块汉字长蛇阵之中。”原来,这就是“一个码字匠”的全部含义!

(作者系著名科普作家)

  • 热门话题

风驰电掣般的惊叹加速度

疫情当下全球急需口罩,而口罩的“心脏”是熔喷布。3月29日下午,经过600多名干部员工35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年产500吨的熔喷布生产线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厂区一次投产成功,产出优等品。“熔喷布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