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别被朋友圈里奔涌的摆摊浪潮忽悠了
2020年06月11日  作者:曹林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2

  这几天朋友圈里“摆摊”一词突然热了起来,各种段子、各种图片、各种新闻、各种话题,以及各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去摆摊的姿态,仿佛迎来了一个全民摆摊的浪潮——大众创业万众摆摊。不需要早九晚五的上班,也没有老板的约束,后浪没有奔涌,摆摊先奔涌起来了,甚至知名互联网公司都在路边摆摊招聘了,好一派烟火气。真是这样吗?千万别被朋友圈里作为话题的摆摊浪潮给忽悠了,自媒体太多、摊位太少、话题不够炒,多数人只是当成一个话题在闲扯罢了,摆摊没那么奔涌,不要觉得大街将被摊位所占领。

  不是为生活所迫,谁愿意起早贪黑去路边冒着日晒雨淋摆摊?这是辛苦活儿,是生存需要,不是可以用来晒的工作。那些真需要摆摊谋生的,哪有心思矫情,哪有时间闲扯,二话不说,早就拿起家伙到路边找摊位去了,不管生意好坏都得守着,没有生意就没有收入。在朋友圈里,这只是一个社交话题,一个传播景观,在车水马龙尘土飞扬挥洒汗水的路边,那才是真的生活。你看路边那些真的商贩,引车卖浆、贩水果卖袜子、夜市里烧烤的,能有几个闲心到朋友圈里去聊摆摊话题的?话题爆热,摆摊无声。

  有人说,之所以宁愿打工挣三千元,都不愿摆摊挣三万,就是克服不了摆摊时仰视别人的心理障碍。能在朋友圈轻松聊“摆摊”的人,大多不用真去路边摆摊。互联网不仅是一种社交工具,也是一种赋权和变现渠道,掌握了这种渠道的人,多可以不用到路上摆摊了,而能在云端网店去找到属于自己的用户,或者让用户找到自己。不用扯着嗓子大声吆喝,不必看天吃饭,而是在网店摆摊、在朋友圈带货,货放在线上,等需要的人在线上去下单,然后借助现代物流送到用户手上。也就是说,借助现代技术,传统的摆摊已经实现升级,掌握着技术和流量资本的人,已经把摊位摆到了云端,让生意摆脱了线下环境的约束。

  但总有一部分人,他们没有搭上互联网的快车,被甩在了浪潮的后面。他们不会借助互联网这个渠道去销售自己的东西,或者说,在数字鸿沟下,他们的生活方式、观念和圈子,使他们无法被互联网赋权,不能到线上以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寻找到用户,只能绑定在线下街头巷尾的生活距离中。

  因为路边摆摊没有门槛和技术含量,不需要多大成本投入,有东西可卖,勤劳就可以,这种古老的生意模式常常成为老百姓谋生方式的底线。总理说,我们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是的,这些人可能是疫情冲击下最脆弱的群体,他们中的不少人都会选择这种临工岗位去渡难关。摆摊,不是朋友圈和社会平台上的传播景观,而是别人的生计。

  什么是景观?德波认为,景观的在场是对社会本真存在的遮蔽,是对人类活动的逃避,是呈现给自己的虚假在场。景观由现实中“片断的场景”叠映而成,编织成一种被隔离的“虚假世界”。人之存在不再由自己真实的需要构成,而是由景观所指向的展示性目标和异化性需要堆积而成。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人们很容易被朋友圈里奔涌的摆摊景观所忽悠,呈现出一种虚假的在场,忽略了那个真实世界的摆摊。

  景观一手遮天,除却它所愿意呈现的画面之外,我们的视野里空无一物。我们在朋友圈看到的摆摊,正是这种作为谈资和消费的景观,真正的摆摊者没有声音、没有表达,能听到的多是如“日赚三万”“摆摊生意火爆”“地摊经济彻底爆火”之类传播神话或媒介幻象。景观的另一特点是,当景观有三天停止谈论某事时,好像这事就已不存在了,如今都在搭车消费谈摆摊,不知道可以热几天。

  缺乏在场和自我的表达,脱离了真实世界的生活而成为朋友圈的戏仿狂欢,摆摊很容易被捧杀或者棒杀。捧杀,就是将摆摊美化,一边倒地炒作,仿佛是城市的生命,地摊创造世界,地摊撑起生活,地摊改变了世界,地摊是国家的生机,城管喊你来摆摊,下摆摊指标,全民动员,收入放卫星。棒杀,就是很快厌倦一种景观,形成一边倒的否定,破坏交通、带来污染、噪音扰民、卫生问题、冲击电商和实体店,等等。其实,现实中的摆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变幻的只是传播景观。景观幻象使人们不自觉地处于被麻痹的催眠状态。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原来的牛夫人,现在成了小甜甜。这些都是朋友圈中的景观,现实中的地摊并没有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变幻的只是议题中的情绪。每当看到一个事物突然受追捧,就能预期到很快会遭遇声誉危机。捧杀,是一波流量;棒杀,又是一波流量,沉默的,始终是那些摆摊人。

摘自“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 热门话题

风驰电掣般的惊叹加速度

疫情当下全球急需口罩,而口罩的“心脏”是熔喷布。3月29日下午,经过600多名干部员工35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年产500吨的熔喷布生产线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厂区一次投产成功,产出优等品。“熔喷布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