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建造超级对撞机,海内外学者一直存在不同的意见。2019年12月8日,针对网红文章《杨振宁的最后一战》,多位学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就中国是否应该建造超级对撞机给出了意见。最近,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赵午寄信《知识分子》,从超级对撞机是否物有所值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以下为赵午教授信件原文。
关于中国是否建造大型对撞机的问题
2020年01月09日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2

  关于中国是否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的议题,我有一些有关XYZ的问题。

  目前提案建造的中国大对撞机是CEPC,一个正负电子对撞机。需要投入 X 元(以百亿做单位)。提案者与对撞机设计者心中规划的是CEPC,不是吨位更大的质子对撞机SPPC。

  另一方面,超弦或非超弦的追梦者,不管是为了中国的发展、世界人类的福祉,还是个人的利益考量,他们梦中的蓝图是SPPC,绝对不是CEPC。而SPPC的造价是Y元。

  我参与过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SSC的计划,负责SSC的加速器物理设计,前后9年。在我看来,SPPC的规划与要求的质子能量,远远超出目前世界的科技水平。真要造 SPPC,首先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经费,花30年全力以赴地预研,有了确定的预研成果,才能开始有意义的讨论,否则只能是天方夜谭。这些预研的投入,还有相关人才的培养经费是Z元,却往往没有得到充分的考虑。没有Z的投入,不可能有 SPPC,没有SPPC因而失去终极目标的CEPC说不好只能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笑柄。

  目前提议建造大对撞机的两个团队,其中一个一心一意要建CEPC,另一个憧憬着 SPPC空中楼阁的蓝图。两方各说各话,对究竟提议建造的是CEPC还是SPPC含糊其辞。至于为什么为了建造 SPPC我们一定先要建造CEPC的问题,据说是为了将来可以用它的隧道。所以建造CEPC就是为了它的隧道?

  于是我们就有了有关XYZ的问题。第一,我们先要自问,为了SPPC,我们真的有决心有毅力,投入Z的经费,30年全力以赴去做它的预研吗?第二,我们真的为了那个隧道投入X元建造 CEPC吗?第三,我们真的愿意投入X+ Y+ Z送几位西方人去斯德哥尔摩吗?

赵午,Stanford University

12月10日

  (注:本文作者本科毕业于台湾清华大学物理系,博士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现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曾深度参与在1993年被美国国会终止的超级超导对撞机计划。他在1984-1989年担任美国超级超导对撞机研究设计中心加速器物理组长,1989-1991年担任德克萨斯州SSC研究所加速器物理组长,1992-1993年担任美国超级超导对撞机总计划副主任。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

  • 热门话题

智慧生活离我们还有多远

5G模拟驾驶室内,驾驶员远程开动车辆,操作“零卡顿”;AI+公共安全展示区中,高密摄像机可同时识别200张面孔……在近日举行的第二十一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智慧城市专馆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