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科普创作“生命之泉”的一脉汇流
——读《挚爱与使命:卞毓麟科普作品评论文集》有感
2020年01月23日  作者:陈怡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2

  加强科普原创,推动科普评论,是科普工作的核心任务。2016年12月,由上海市科协、中国科普作协、中国科普研究所联合主办,上海市科普作协承办的“加强评论,繁荣原创——卞毓麟科普作品研讨会”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中国科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徐延豪出席研讨会并讲话。中国科学院院士、第六届中国科普作协理事会理事长刘嘉麒,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王康友,时任上海市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杨建荣,中国科学院院士杨雄里,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市科普作协荣誉理事长褚君浩,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市科普作协理事长钱旭红,时任上海市科协副主席王智勇,中国科普研究所副所长颜实,上海市科普作协荣誉理事长、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原院长杨秉辉,清华大学教授吴国盛等200多人出席会议。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以及叶永烈、金涛、吴岩、刘兵、刘华杰、田松、嵇晓华等知名科普人士以视频或书面形式参与研讨会。与会者就卞毓麟先生的科普创作历程、作品影响和对科学传播的启示等,从多个角度进行了评论和分析。活动现场气氛热烈,许多听众没有座位依然坚持站着听完全场。

  3年过去了,国内类似的推进原创科普评论的高品质活动并不多见,据笔者所知,由中国科普作协主办,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承办的刘兴诗科普创作出版研讨会和由中国科普作协主办,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和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致敬科普前辈,共筑科学梦想——李毓佩科普创作研讨会”先后于2018年5月和2019年11月在北京举行。总体看来,国内有启迪性、引导性的科普原创精品力作还不够多,对科普作品的评论还远未蔚然成风。新年伊始,尤让人感到继续开展“促进国内原创科普、提升科普创作评论水平”这项工作的必要性。好在基于卞毓麟科普作品研讨会的丰硕成果,上海市科普作协已在会后开展了论文征集活动,并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挚爱与使命:卞毓麟科普作品评论文集》,使更多的人有机会亲近、感受优秀科普作品的创作思想、创作方法与风格魅力。

  所谓科普创作评论,是对科普作品的认识功能、表现特征、思想倾向和科普作者的创作态度、方法、风格进行评论的文章。它对端正科普创作方向、总结科普创作经验、培养科普创作人才、辅导读者阅读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其内容包括作品的评论、作者的评论、理论问题的探讨、评论的评论等。包含寄语篇、思想篇、风格篇、影响篇、档案篇等篇章的《挚爱与使命》,内容正涵盖了上述几个方面。

  汪品先院士曾经指出,科学具有两重性:科学的果实是生产力,而且是第一生产力;科学的土壤是文化,而且是先进文化。作为生产力,科学是有用的;作为文化,科学是有趣的。两者互为条件,一旦失衡就会产生偏差。科普是科学与文化的桥梁,是社会竞争的软实力,是创新社会的基因。但除了专著、教材,当下中国似乎缺少像被比尔·盖茨称为“满足好奇心的完美指南”的《解释画册——复杂东西的简单说明》那样通俗易懂却能打动人心的科学作品。在纯科学与纯艺术之间,缺少热爱文化的科学家、热爱科学的文化人,或者能在科学与艺术之间作转换诠释的媒体记者、作家这样的“两栖型”人才,而在知识爆炸、学科交叉的时代,面向行外的概述和面向社会的科普,恰恰显得越发重要。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能做科普,更不是拿不到项目、上不了课的人就可以换行做科普,而我们社会由于缺少桥梁型的人,使科学和文化两者之间发生了断层。国外像伽莫夫那样的科学家的科普作品(《物理世界奇遇记》《从一到无穷大》等),可能比他宇宙学的科学成果名气还要大;仅有学士学位的游记作家比尔·布莱森不仅创作了大量高级的科普作品(如《万物简史》被译为近40种文字),还曾获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的年度化学奖,于2005年被聘为英国达勒姆(Durham) 大学校长;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乘坐 7米长的深潜器,单身潜入马里亚纳海沟水深10898米的海底……中国迫切需要这样的科普人才。

  卞毓麟先生是受人尊敬的科学工作者、国内著名的科普作家,40年来在科普领域辛勤耕耘,创作和翻译了30多部科普图书,主编和参与编著科普图书100多种,发表科普文章700来篇,成就卓越。其中《月亮——地球的妻子?姐妹?还是女儿?》《数字杂说》等文章曾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多年,代表作《追星——关于天文、历史、艺术与宗教的传奇》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如果说,科学家卞毓麟是科学与文化之间“断层”中的一个异数、一代中国科普人中的领军人物,他同时更起着上承李珩、戴文赛、王绶琯等我国著名天文学家、前辈科普作家,下启尹传红、郑永春、孙正凡等新一代科普作家,并向外联系伊林、阿西莫夫、卡尔·萨根等国际著名科普大师的重要纽带作用。《挚爱与使命》通过同行的视角,带领广大读者了解卞毓麟先生成长的经历、所受的教育、涉猎的领域、作品的风格、思想的源泉、使命的根基,以及作品传播的途径和影响的广度。这在科学团体与文化界、科学传播媒体的联系尚不很密切、活跃在科普领域的科学团体和科学家仍为数不多的当下中国,尤其具有榜样和借鉴意义。

  “我们永远也无法知晓,有多少第一线的科学家由于读了阿西莫夫的某一本书、某一篇文章,或某一个小故事而触发了灵感;也无法知晓有多少普通的公民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对科学寄予同情。人工智能的先驱者之一明斯基(M Minsky)最初就是因受阿西莫夫的机器人故事触动而深入其道的……”卞毓麟先生曾经介绍这段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兼科普作家卡尔·萨根为阿西莫夫撰写的讣告中的文字,也可以看作是他本人创作初心的吐露。如果说,科学家们的全部努力在于寻找和解读那些记载着大自然语言的“罗塞达碑”,科普作家的全部努力则在于沟通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两种文化”,启发公众和科学界自身对科学更多的探索和灵感。对于科普创作的评论,有助于科普作家改善表达的方式、切磋所要传达的思想,增进公众对科学的理解,并推动科普作品多层次、多元产业化的发展,进而在一定层面上反哺科普创作。正如莱辛在《汉堡剧评》里所说,是类似于“使清泉涌流的生命之泉”。

  想来,这也是上海市科普作协近年来先后举办卞毓麟科普作品研讨会、杨秉辉医学科普评论会、叶永烈科普作品研讨会和谈祥柏科普作品评论研讨会的发心,而《挚爱与使命:卞毓麟科普作品评论文集》,正是这些科普创作“生命之泉”的一脉汇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