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2020科技创新展望 专家们的关键词
2020年01月09日  作者:三思派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我们要按照总书记新年贺词中的要求,发扬“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精神,继盘点2019科技创新之后,在2020年伊始,邀请多位重量级专家,以关键词加评述的方式,展望新的一年里科技领域如何改革创新、攻坚克难。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理事长王元:可持续创新

  2020年,可持续创新(或“可持续的创新”“可持续性创新”)很有可能会成为国内的一个热词。它包含了十分丰富且负有张力的内涵,至少有两方面会对正在形成中的新一轮国家科学技术发展中长期规划产生影响:一方面科技创新迅猛发展,在不断创造着获取财富巨大机会的同时,也引发出社会多层次矛盾,触撞着人类社会曾恪守的道德、伦理底线,从而对创新治理体系构建提出了新要求;另一方面,创新治理体系构建的基础在于体制改革和制度创新,它不应再是对现有体制和制度的修补或所谓“完善”,而是要顺应创新范式的深刻变化进行体制和制度再造。由此,才能实现真正的创新可持续。

复旦大学生命医学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哲学学院教授王国豫:共享、共建、共责

  新的一年科技与伦理并行可期可待。科技伦理将不会止于对科技进步中伦理与社会问题的规范性反思,而将会努力参与到科学技术进步的塑性中去。科技的未来也是人类的未来。在全社会共享科学技术带来便捷舒适的生活同时,共同建造一个安全美好的家园也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石谦:建构

  2020年,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将迎来验证建构成绩的“中考”。对照形成基本框架的要求,将全面检验“四梁八柱”的刚度和强度,以及对城市使命的承载容量。沿着这一基本框架,借力深化科改和扩大开放的制度能量,将会加快形成科技创新引领全面创新的新格局;强化全球资源配置、科技创新策源、高端产业引领、开放枢纽门户“四大功能”,将得以不断展开、提升,并相互融合、促进、深化,建构起上海不可替代的战略优势。2020年,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将谋定未来十五年体系与能力的建构。百年未有大变局下的科技之治,既需要以更多维的视角、更精细的刻度,来扫描科技发展和产业变革的趋势、国际和区域科技竞合的走势、科技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的态势,更需要在复杂环境下过滤掉高分贝本底噪声和各种干扰信号,把握本质特征,抓住主要矛盾,咬定战略目标,汇集各方智慧,谋划新时代科技发展的宏伟蓝图,以此建构起建设科技强国更高效能的体系化能力。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文汇报高级编辑江世亮:采掘

  刚看到一则报道,联合国有关机构正在组织实施一项深海矿藏探测的巨大工程,期待通过国际合作,对覆盖地球上一半以上深海海域的矿藏实施探测、开采,之前要进行大量的水域生态保护方面的准备预案。这则报道让我想起前些年已在实施的引力波探测、大洋钻探计划和从宇宙空间及地面之下2500多米开展的反物质、暗物质探寻工程,以及正在筹划中的发射探测器到火星上实施探测的计划,这些人类大科学工程都是希望探寻采掘出本星球和外层深部空间更多的未知领域和未解之谜。从这些科学大事件出发要展望2020年科学传播走向的话,我个人倾向于用“采掘”这个词。科学探究本质上是不断希望逼近未知客观世界真相的过程,科学传播的本质则是试图把科学发现的结果、过程及其价值传递给社会受众。“采掘”一词反映了科学传播的某些特质,即科学传播本身不是简单的信息传递,也有对事实的原因及背后故事进一步挖掘呈现。在网络和自媒体时代,人们不缺资讯,各种科技信息分分秒秒在传播传递,但人们仍然感到某种饥渴,因为还是需要过滤出淹没在海量信息中有价值的信息,这些信息能帮助你大致知道某个领域的发展走向和趋势。同样人们还希望知道做出这些伟大而重要发现的科学家,如每年那些诺奖得主做出这些发现有哪些因素推动或者背后的原因。如前段时间看到2012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回忆帮助他走上医学研究道路的恩人正是他患病的父亲,他的父亲因丙肝感染去世,而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却无力挽回自己父亲的生命,这种无力感让他下定决心重新回到研究生院深造,学习基础研究。这样才有了日后他用成人的皮肤细胞或血细胞制作出iPS细胞这一诺奖成果。科学发明背后的这种有温度的故事也是需要科学传播者用心去采掘的。需要指出的是做科学传播除了需要热情、温度外,有时还需要“降温”。也就是当某项科学发明、创造成果问世时,在传播时需要一些冷静或者“降温”的处理,切忌拔高,这方面教训是不少的。因为科学发现的每一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即使伟大的发现也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不太可能一蹴而就。当年报道人类首次成功培育出克隆羊多利时,我们都很兴奋于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作,给予了恰当充分的报道,但是还有一个点就是这头克隆羊的诞生其实是276次实验后才成功的唯一一例,这一个点如能适当加以拓展从而指出克隆技术所依据的科学原理本身仍有待不断完善,并强调科学进步都是伴随着更多的失败与探索,那其社会意义就更大。总之,在信息爆炸式增长的网络和自媒体时代,科学传播的价值和重要性也在同步增长,至少这一行仍然朝阳着。

大连理工大学教授、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原副理事长刘则渊:科学学

  2020年,是伟大的人民科学家钱学森于1977年首倡“科学的科学”即“科学学”这一新兴学科的第43个年头。以探索科学、技术、创新互动规律的科学学,为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了必要的理论基础支持。我国要完成“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依然要发挥科学学的理论支撑和创新动力。科学学研究工作有着不竭的动力和无尽的前沿,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刘琦岩:从容

  从2020年起,我们说的“自主创新”已经跨越战略和政策层面,正在越来越深层次地变为国人的价值主张和新的习性。习性始于觉悟,化于从容。无论境遇如何,中国仍将从容地改革,从容地开放,从容地创新,从容地调整,从容地取舍,从容地“多快好省”。这四个字不仅是中国工业化/产业化的特点,也必然是我们科技创新的特点。希望创新者们今后表达自己的创新成就时,无须再过分强调“这个咱有多少多少知识产权……因为,谁创新谁知道:能与他人分享的才是有意义的创新;历史没有遗漏任何有意义的创新。让我们更加从容地表达创新的思想,展现创新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