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己亥猪年国内学术不端大事件盘点
2020年01月23日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B1
  即将过去的农历己亥猪年,从2019年2月5日开始,到2020年1月24日结束。这一年里,中国的科学技术事业取得了多方面的进展,无论是高水平论文数量,还是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科研成果,都呈现出喷涌之势。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年里,中国学术界频频爆出学术不端的丑闻,令中国科学家的声誉蒙羞,也给中国的科学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盘点下己亥猪年国内的学术不端大事件,警钟长鸣。

1. 翟天临“不知知网”

  事件:2019年2月8日,演员翟天临因在直播中被问及知网时,回答到“知网是什么?”引起网友们重点关注到他的北大博士头衔,随后翟天临的论文作品被披露,其中含有大段抄袭语句。

  翟天临曾在《广电时评》发表的《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而就是这篇唯一的论文,被发现全篇重复字数过一半,查重相似度超过40%,更涉嫌大段抄袭某论文。

  起初,翟天临在网友质疑微博下留言,称自己只是开玩笑,并自侃:“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当天,翟天临工作室发表声明,辟谣“学术不端”等传言,称学位完全符合校方要求。翟天临论文由校方统一上传,预计将于2019上半年公开,并表示其愿承担违背论文原创性的法律后果。

  2月10日,四川大学学术诚信与科学探索网将翟天临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栏。

  2月14日,翟天临就学术不端风波发布致歉信称,近期网络上因自己论文情况而引发的讨论,让其懊悔不已,深度自责。他愿意配合调查承担后果,并表示已申请退出北大博士后相关工作。

  2月15日,教育部回应“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事件”称,教育部对此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要求有关方面迅速进行核查。2019年2月16日,北京大学发布关于招募翟天临为博士后的调查说明,确认翟天临存在学术不端行为,同意翟天临退站(结束博士后生涯),责成光华管理学院作出深刻检讨。

  2月19日,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等问题的调查进展情况说明,宣布撤销翟天临博士学位,取消陈浥博导资格。

  评论:人民日报官方发表评论称,作为演员,只要演值在线,学历高低本不是关键;但作为学生,无论是否为名人,学术规范必须一碗水端平。有真才实学不怕挤水分,弄虚作假一定经不起推敲。博士帽是校园最高的荣誉,但注定越来越不好“混”,欲带冠冕,必承其重。

2. 刘梦洁剽窃申请书

  事件:2019年3月27日,一名自称是云南财经大学教师的网友在微博发帖揭发湖南大学硕士生刘梦洁的硕士论文涉嫌剽窃自己2017年提交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书。

  3月28日,湖南大学在官方微博回应称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展开核查。

  4月2日,湖南大学公布调查结果:“刘梦洁的硕士论文存在抄袭,构成学术不端。刘梦洁的导师洪源在评审完云南某高校教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项目之后,未及时销毁评审材料,违反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专家行为规范》。刘梦洁私自摘抄了该基金申报书部分内容用于自己的学位论文。洪源对刘梦洁的硕士论文未能认真履行把关职责。”

  同时公布了处罚决定:“撤销刘梦洁的硕士学位,给予其导师洪源警告处分,取消其导师资格,调离教学岗位。”

  评论:公开发表的,抄论文很容易,不需要什么特殊渠道。而基金申请书并不是公开的,只有申请人、基金委和评审专家能够看到,抄基金申请不只是抄袭的问题,还涉及到泄密问题。

3. 邓大才一稿多投

  事件:2019年4月底,有学生在网上举报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分党委书记、院长,长江青年学者邓大才存在一稿多投、论文重复、抄袭等学术不端的问题。

  邓大才在中国知网显示已发表的415篇学术论文,经过学生们的粗略查询,发现有几十篇存在一稿多投的现象,有的还存在数据造假的嫌疑。另外,他们使用查重工具查询后发现,邓大才的论文存在自我重复与抄袭的现象。

  5月14日,邓大才就此事向媒体表示,1997年—2003年在地方政府工作时,跟着地方领导调查后写过不少调查报告、研究报告。一方面因为工作的需要,他希望快速发表文章;另一方面,因为中专毕业,他没有经过严格的学术训练,也不清楚学术规范,的确有过一稿多发的行为。他表示,曾为一稿多发之事向学校社科处做过书面汇报,并对于过去不清楚学术规范做出的行为表示歉意。

  随后,华中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对邓大才的学术不端行为进行了处理,对邓大才做出行政警告处分,并且停止他的科研项目申请。

  评论:老师是教书育人的,作为学校的领导,更不该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如此带头治学,对学生的健康成长势必产生不良影响。

4. 两官员论文被指抄袭

  事件:2019年7月,有网友在微博实名举报,湖南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专业博士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董岚在2007年10月发表的博士学位论文《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财政法问题研究》一文,湖南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经济法基础理论方向的博士生、益阳市委副书记黎石秋在2007年3月发表的博士学位论文《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法律问题研究》一文,涉嫌抄袭匡远配、汪三贵发表在《兰州学刊》 2006年第3期上的论文《中国农村公共产品供求理论综述》。而董岚与黎石秋博士学位论文大量段落高度雷同。

  7月3日晚,湖南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回应表示,针对网络有关学校毕业生董某、黎某博士学位论文的质疑,校方已成立专门工作组,正在开展调查核实。但调查至今没有给出结论。

  评论:公职人员卷入此类丑闻,群众必然有疑虑:这样的人担任公职,甚至身居要职,在工作中会不会也存在失信、违规行为?这样的猜想,恐非杞人忧天。

5. 徐承彬“全文”抄袭

  事件:2019年7月,网络举报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副教授徐承彬2007年在《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学报》上的论文《后台动态管理系统》,与赵洁红等人2005 年在《长春工程学院学报》上的论文《后台动态管理系统》相似率95%以上,题目一字不差,内容更是几乎没改,文字、图片和核心原代码都一样。

  7月7日,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研究决定:解除徐承彬副教授岗位聘任;调离教学工作岗位。

  评论:由于论文查重大数据对比是最近十年左右兴起的方法,随着十几年前的论文数据不断被上传网络变为数字信息,也让曾经那些学术造假的论文现形。

6. 曹雪涛回应图片质疑

  事件:2019年11月14日,前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Elisabeth Bik 在 PubPeer 网站公开指出以现任南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为通讯作者、共同通讯作者或合作者的多篇论文涉嫌“图像不当复制”问题。

  11月18日,曹雪涛本人进行了回应:“我仍然对这些论文中得出的科学结论的有效性、牢靠性,以及研究的可重复性充满信心。”但是因为科研工作很繁忙,所以也会有图片和数据重复使用的问题,他将和他的团队认真检查所发表的论文及其图像。

  截至到2019年12月4日,曹雪涛团队已经纠正了4篇文章,同时曹雪涛团队表示:“对图形组装过程中的错误感到遗憾,并为由此带来的任何不便表示歉意,但我们并未以任何方式操纵数据。这种无意的错误也与这项工作的科学结论无关。”

  评论:《科学》杂志在讨论中国学术不端的文章中指出:“在中国学术不端行为的成本非常低,或者说不存在。在美国和欧洲,学术不端行为通常会导致辞职或开除,但这种做法在中国并不常见。”

7. 饶毅举报知名科学家

  事件:2019年11月29日中午,一封署名为“饶毅”的举报信在网络传播,信中实名举报国内3位知名科学家学术造假。他们分别是: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教授、中科院上海生化与细胞研究所裴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究员。

  饶毅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截图作出回应:“(举报信)没有发出,有过草稿。”

  11月29日晚间,中国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回应:“高度重视,已经在组织人员对该论文进行初查,并将积极配合第三方权威部门的核查。”随后的外部专家初步核查显示,没有发现该论文造假的证据。

  上海药物研究所回应:“已组织专家进行初步核查。根据初核的结果,唯一涉及阿尔茨海默症新药GV-971的研究论文不存在学术造假问题。”

  两院院士、时任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李德仁重申了武汉大学此前对李红良团队的调查结果:“当时投诉李红良的材料经过同行知名院士、专家做了两次核查,所有的原始文件没有发现造假性。”

  评论:有声望的科学家的学术不端负面新闻,只会逐步打破人们对于学术界象牙塔印象,对于科学家身份所代表的权威性、专业性印象,甚至还会打破人们对于科学的信任。

8. 徐中民“吹捧导师”论文

  事件:2020年1月,网友爆料了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徐中民在《冰川冻土》发表的论文,引发巨大争议和关注。文中阐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被指“吹捧导师”。徐中民本人回应,文章有深层含义,后有研究支撑。资料显示,徐中民论文中谈及的导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国栋。《冰川冻土》期刊官网显示,程国栋为该期刊主编。程国栋已经申请辞职。

  程国栋表示,徐中民在《冰川冻土》上发表的这两篇文章与《冰川冻土》的学术定位不符。《冰川冻土》已在期刊的微信公号和交流群中发布了撤稿声明,并正在研究进一步的善后工作。程国栋称“已正式向领导申请引咎辞职,辞去主编的职务,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地向广大读者道歉!”

  1月12日,《冰川冻土》发表声明称,将对该文进行撤稿,并向读者致歉。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发表关于《冰川冻土》发文不当问题处理情况的说明,称已接受该刊主编请辞申请,暂停该刊专职副主编职务,并着手尽快启动该刊编委会、编辑部整改工作。

  评论:我国教育界和科技界一直在呼吁反对“近亲繁殖”,但这个问题可谓一个痼疾。

9. 刘雷“木兰”换壳

  事件:2020年1月15日,中科院计算所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宣布,由该实验室编译组主导研发的国产编程语言“木兰”正式发布。

  中科院计算所编译实验室员工、“木兰”语言研发团队负责人刘雷表示,“木兰”是面向智能物联应用的编程语言,由我国科研人员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与之配套的编译器与集成开发工具,也由科研团队自主实现。

  消息发布后,“木兰”编程语言却被网上的计算机业内人士质疑是Python语言的套壳产品。有体验者认为,“木兰”似乎是建立在Python之上,就像在顶层做了一个接口,而底层编译、优化等其他工作仍然由Python来做。

  刘雷在1月18日的情况说明中表示,32位单片机上的编译器是基于Python开源编译器进行的二次开发。他公开道歉,承认自己夸大了“木兰”编程语言的应用范围,且非完全自主开发。

  1月19日,中科院计算所对当事人刘雷做出停职检查的决定,并就管理责任责令编译实验室负责人作深刻检讨。该所表示,正抓紧对该问题开展进一步深入调查,将尽快公布处理结果,并以此为鉴加强管理。

  评论:当年的汉芯事件就导致公众对国产芯片极度不自信,严重阻碍了国产芯片的发展进程。这种打着自主旗号的换壳项目,对真正的自主项目是一种极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