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代表直言创新中的那些难事儿
——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专题审议侧记
2019年01月31日  作者:耿挺   编辑:ydm   审核:杨冬梅  版面:A1

  “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一个是,上海有关部门有没有对未来的科技创新有一个前瞻布局和中长期规划;另一个是,上海全社会研发投入中,基础研究所占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在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释放科创活力,加快科创中心建设”专题审议中,沈志强代表首先发言,并向现场的上海有关部门负责人提问。他表示,科研成果的取得,常常需要“十年磨一剑”,因此需要提前布局;而基础研究是从01的创新,风险大周期长,需要长期稳定的投入。“发达国家的基础研发投入一般能达到全社会研发投入的15%左右,北京在2016年也已经到了14.2%。”

对于这两个问题,市科委主任张全给予了积极回应:“目前,上海有一大批大科学设施和项目正在加紧建设和落地之中。前一阶段主要围绕光子领域,下一步还将布局微纳电子、人工智能、海洋装备、药物等领域。而这些大科学设施和项目将更加开放。”“基础研究领域占全社会研发投入的比例,上海这些年维持在7%8%的水平。我们将进一步关注基础科学研究,关注关键技术攻关,预计今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0%。”

这场专题审议,吸引了150位代表参加。其中不少人有备而来,争抢发言机会,并在有限的发言时间里,直击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目前和未来面对的痛点和难点。

科研管理也要“放管服”

“上海在优化营商环境上,实施了一系列‘放管服’改革。在科研领域也需要‘放管服’,加大体制机制改革力度。”沈志强说,要完善以信任为基础的科研管理体系,以科研人员获得感作为一项重要指标,与科研一线人员形成良性沟通,从而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积极性。

给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松绑”的呼声一直都存在。从国家到上海也都注意到这一问题,并相继实施了不少举措。例如,国务院去年印发了《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内容涉及简化科研项目申报和过程管理,加大对承担国家关键领域核心技术攻关任务科研人员的薪酬激励,推动项目管理从重数量、重过程向重质量、重结果转变,实行科研项目绩效分类评价,向科技基层放权等。

但在具体实践中,沈志强发现,在科研费用使用的自主权上,给予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的还不足够。比如,一些竞争型项目存在在编科研人员工资没法支出的问题,导致科研人员的收入有一个很大的缺口,不利于科研人员从事科研活动,并影响了有能力的一线科研人员聘用。这显然对承担大的科研任务及高效完成,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他同时指出,现在的科研费用预算编制过于精细,然而在越是基础的科研活动中,就越难以给出一个精细化的预算。

沈志强呼吁:进一步向科研单位放权,为科研人员“松绑”,继续完善科研费用管理使用办法,合理扩大科研费用使用的自主权。

国企民企都有创新“烦恼”

科技创新的主体是企业,科创中心的建设更离不开上海的企业。许丽萍代表表示,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在创新上遇到了问题,或是缺乏创新动力,或是缺乏创新资源。

“现在市场上还存在隐性垄断企业,它们占据着资源,活得很好,没有创新的意愿。”许丽萍说,“而被阻挡在资源之外的企业,即使有创新的能力和活力,也没有办法进入市场。”她呼吁,要进一步提高政策的透明度建设公平的市场环境。

许丽萍还具体分析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创新上的各自痛点。她表示,上海拥有令全国都羡慕的雄厚的国有企业资源,这些企业拥有丰富的资源,集聚了一批人才,但创新活力是不足的。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在面对创新带来的巨大风险与国有企业评价考核体系之间,很难会选择创新;国有企业内的科研人员在实施发明创造,带来科技成果转化落地之后,却因为个人贡献度与企业薪酬体系之间没有关联,而很难获得激励,因此创新意愿也不足。

“不少民营企业负责人托我在人大发个言。”许丽萍说,“他们说,不要阶段性的过度保护,而期待长期、稳定的政策环境。”

上海更需要培养人才

“上海不仅要花大价钱引进国内外人才,更要自己培养人才。”吴剑英代表自称是“土鳖”,但在科技企业创新上却丝毫不输给“海龟”。他呼吁,要对高新技术企业实施精准人才政策。一是要在企业享受15%所得税减免的基础上,对企业人才同时实施个人所得税减免;二是企业对人才的投入纳入科研投入领域,使得高新技术企业人才投入纳入加计扣除范围,而不是仅仅只有仪器设备和试剂能享受加计扣除;三是在引进人才中,对人才实施住房、车牌这类的奖励举措。“比如,给人才一块上海车牌,一旦人才离开了上海,车牌就要留下。”吴剑英这话引发了现场一片赞同的笑声。

吴剑英同时还指出,上海高新技术企业不缺少技术人才,缺少的是成果转化人才、投资人才和管理人才,“对人才的评选不能把海外经历作为重要标准。”这一观点得到了于翔代表的响应。于翔说:“如果引进人才是人才政策1.0版,现在上海更需要培育人才的人才政策2.0版。”

于翔表示,在科研团队中,引进领军人才之后,还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如科研人才、工程人才、平台人才、管理人才。引进人才见效快,但很容易遭遇竞争,培养人才见效慢、周期长,但可以培养各种所需的人才,为未来发展打下基础。于翔说:“不能把海外经历作为科研人员申请项目和职称晋升的标准。”

  • 热门话题

鸿蒙欲与安卓、苹果试比高

上周五,伴随着台风利奇马呼啸而来的还有华为推出的最新操作系统鸿蒙(HarmonyOS),这款全新的操作系统被视为是中国打破国外操作系统垄断封锁的又一个希望。鸿蒙系统和安卓都是基于Linux开发出来的,华为早些时候就修改了谷歌最原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