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他说一生做成了两件事
—— 追忆我永远怀念的“中国冷挤压之父”阮雪榆院士
2019年04月26日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A4

  敬爱的上海交大教授阮雪榆院士在今年农历小年夜远行了!上海交通大学在大年夜就发出了讣告,讣文里点点滴滴地追述了这位“中国冷挤压之父”半个世纪以来,如何孜孜矻矻、锲而不舍地开拓了我国黑色冷挤压事业。正如唐代诗人韩愈所言:“自古圣人贤士皆非有求于闻用也……得其道,不敢独善其身,而必以廉济天下也,孜孜矻矻,死而后已。”

  阮雪榆院士在国际上首创冷挤压许用变形程度理论,在国际学术界享有盛名。他在30岁那年就出版了该领域的专业著作《冷挤压技术》,虽然篇幅只有24万字,但这是他和同事们多年潜心研究的成果;在学术上极其严肃,共参考了俄、英、德3种文字的157篇相关文献。由于他具有严谨的治学态度、出色的耕耘功夫、丰硕的科研成果,1978年被评为全国科技先进个人。

  2019年2月11日上午,阮雪榆院士告别仪式隆重举行。多位国家领导人、各界领导人士、亲朋好友,以及德国、日本、美国的同业和相关学术机构敬献了花圈。吊唁大厅的正前方高悬一副对联,对阮雪榆院士的光辉业绩作出高度评价。上联:“传道授业解惑立德树人锻伟业”;下联:“求真创新开拓科技报国塑千秋”。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林忠钦在告别仪式上缅怀了阮雪榆院士教书育人的卓越成就,颂扬了他对锻压学界的特殊贡献。

  斯人已逝,风范犹存。 2015年底的某一天,那时候适逢上海交大安泰管理学院首任院长、被世人誉为“中国行为科学之父”的杨锡山教授逝世十周年纪念日将临。我特意前往该学院釆访有关老师,打算写点纪念文章。与此同时,去到相隔不远的办公新大楼,拜访阔别多年的阮雪榆院士。不意阮院士办公室大门紧锁,打听得悉阮院士患病多年,现在住院治疗。情急之下,我匆忙前往华东医院南楼探望。

  走进病房,阮老师笑眯眯地第一句话便发问:“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住院啊?”……随后,阮老师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他在数年前发病的前前后后,不胜感慨。后来他回想起当年的530教研室情况,这个话题离不开李绍林、张质良、吴公明、萧文斌、徐祖禄等老师。其中的大部分人已经离世,余下的那位也是病得不轻了。回想起徐祖禄老师英年早逝,当时有一句开玩笑的话,“530教研室的老师年逢五十或许就要死呢”。 究其实情是530教研室这个群体,立志要在冷挤压技术的领域“领跑”,老师们主动跟国际先进水平对标,大家怀有使命感,处于“不用扬鞭自奋蹄”的精神状态。我在1978年编写过一本《英汉冷冲压词汇》,其节选本曾于1980年由上海市模具技术协会发行;时任模具协会会长的阮雪榆教授还亲自作了推介。

  众所周知,在汽车、电子、电器、仪器仪表、家电等行业的产品中,模具被看成是“效益放大器”,家电产品90%以上的零部件都要依靠模具加工成形。那正是阮院士终其一生的事业。他自认为一辈子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冷挤压。1963年成书的《冷挤压技术》一书,单单是对兵器工业诸多产品的迅速投产,就得益多多。第二件事是建立了一个数字化制造技术的平台。有一家行业领先的企业,其智能化设计及设计的高效率,都直接受益于这个平台,压缩产品研发周期效果惊人,从原来的两三天缩短为一个小时。

  后来的话题変了,阮雪榆院士不禁自我调侃起来:“我今年都83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嘛。材料学院的工作早已经由弟子接了棒,很放心。偶尔回校开会发个言,路不远,有车接,方便得很。”我们都知道,阮老师对交大的那份款款深情:在1996年交大百年校庆之际,阮老师作了汇报发言,中央领导同志夸奖他“干成了一件大事”;在2006年交大110周年庆典上,阮院士作为教师代表发了言;在2013年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百年庆典上,“知名院友”阮教授也发了言。阮老师一直谆谆教诲同学及同事们:“无论是在科研还是育人上,都要严谨、认真,还要有亲和力。”

  三句不离本行,阮老师回想起了1983年上海交大富有创意地跟上海市第二轻工业局合作,创办了上海模具技术研究所。当时,“二轻局”的胡铁生局长派出了得力干将羊大中,担任模具所的副所长。我们又回忆起了一件往事:阮老师一向重视国际间学术交流,学习外国同行的先进技术,并且强调要“认真学习,学出名堂”。当年,“日本精密模具加工机械展览会”来华,安排在京、沪两地展出。为此,阮雪榆老师亲自指派3个人赴京“取经”,汲取北京展会的经验。

  阮老师主持的上海模具技术协会,为了提高广大基层单位相关技术人员的业务水平,开拓国际间新兴技术发展的视野,他利用一切机会将国外的同行请进来,传授前沿知识和经验,这在上海科学会堂内部是有囗皆碑的。有一次,日本积水精工株式会社的专家应邀在上海科学会堂讲学,介绍他们如何花了10年时间,潜心钻研改进一只塑料水桶的注塑成型工艺,剖析了其复杂的冷却系统,令国内同行、在座听众大开眼界。由于听课的人太多,特辟了2个房间举行,由苏步青教授的公子苏德成和我分头翻译。模协还特地录了音,便于今后让更多的同业受到教益。

  我俩在病房里谈兴正浓,不期师母陈红瑛走了进来;不多一会儿,女儿阮澄和女婿曹东也前来探视。阮老师作了互相介绍,大家简单地寒暄了几句。我于是告辞。没想到这次见面是我见到阮雪榆院士的最后一面。斯人已去,但阮雪榆院士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地留住心里,他的报国之志、科学精神依然激励着后来人勇敢前行。

  作者:张有罴 上海市模具技术协会《上海模具》编辑 

  • 热门话题

你被APP偷窥了吗

APP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已成为人们十分头痛之事。有位用户这几天有点烦,他想注销掉一款APP,却发现怎么也注销不掉。“账户信息被永久保存在这个APP里,很担心个人隐私会被泄露出去。”生活中,各种各样的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