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谢耳朵”原型谢尔顿:
拒绝商业化,让科研纯粹
2019年11月15日  作者:刘禹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A4

  “谢耳朵”来了!就在上海电力大学举办的世界顶尖科学家黑洞与空天科技峰会上!

  但是和《生活大爆炸》里年轻的“谢耳朵”不太一样,眼前的科学家是“谢耳朵”原型——谢尔顿·李·格拉肖。他是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已经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

  “我打算换个话题,今天我想聊些不一样的。”谢尔顿“调皮”地说。

烦恼科学高度商业化

  谢尔顿是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波士顿大学Metcalf数学与物理学教授。他是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的一位主要创建者,因为“对统一基本粒子弱相互作用与电磁相互作用理论的贡献,以及对弱中性流的预言”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但最近谢尔顿有点烦恼,因为很多人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个研究?通过这个研究可以拿到多少钱?

  这个问题的背后,谢尔顿意识到,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科学已经成为一种高度商业化的东西。而在100多年前,科学研究本是纯粹由好奇心驱动的。

  谢尔顿举例说,爱因斯坦25岁就提出了相对论,居里夫人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科学家都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达到了科研生涯的巅峰。只是因为,他们从小就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当时他们也没有任何所谓的专利、知识产权或者是其他现代社会才有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是去做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因此变得大富大贵。

科学纯粹无关国界

  在谢尔顿看来,科研应当纯粹。上世纪60年代,谢尔顿博士毕业后去了哥本哈根从事科研工作。“在那里度过的几年让我深刻感受到科学的无国界和科学合作的重要性。”当时他们的院子里有一棵成熟的樱桃树,但谁也够不着,于是他和中国朋友合作,背着中国朋友,用拐棍成功地把樱桃打了下来。“这段快乐时光证明了中美之间科研合作的重要性。”科研纯粹,无关国界。谢尔顿强调说,要让一个理论或是定律成立,必须有许许多多来自各国各界的人共同合作才能达到,而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达成。

  除了烦恼,也有令谢尔顿开心的问题。他经常被问的第二个问题,即使是在中国也经常听到:你是真的研究大爆炸理论的谢尔顿吗?每当这时,他都会会心一笑,调皮地告诉大家:“我是谢尔顿(原型),但是我退休了。”

  风趣幽默又沉迷科学的“谢耳朵”,老了大概也是这个模样吧。

  • 热门话题

我国科幻事业走出困境了吗

随着《三体》横空出世、《流浪地球》成为爆款,中国科幻文艺界一扫之前的晦暗底色,频频引发“中国科幻迎来黄金时代”的热议。2019中国科幻大会日前在京举行,科学家、科幻作家、科普作家和科幻迷们聚在一起,共同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