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4位新晋诺奖得主首次同框:
科学家应以身作则,成为“世界公民”
2019年11月15日  作者:刘禹   编辑:chunchun   审核:刘纯  版面:A4

  还没等到12月去瑞典领奖,今年新晋的4位诺奖科学家已经在临港滴水湖畔首次同框。

  在10月30日举办的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新闻发布会上,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威廉·凯林、格雷戈·塞门萨,2019年物理学奖获得者米歇尔·马约尔、迪迪埃·奎洛兹共同接受了采访。其中,迪迪埃·奎洛兹是米歇尔·马约尔的博士生。新闻发布会由1997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朱棣文主持。

共性是为了解决疑难问题

  诺奖科学家看世界的角度和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格雷戈·塞门萨认为,作为科学家,看待世界时会戴上特殊的眼镜,他们经常会问:“我们现在看到的东西跟我们的研究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会试图从自己工作的角度,来理解所看的东西,所以视野会更广。

  米歇尔·马约尔则认为,归根到底是出于对宇宙的好奇心。“当你们抬头看天空,会好奇闪亮的星星是什么?宇宙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是如此。” 迪迪埃·奎洛兹也同样这么认为。他说,人类所继承下来的所有知识的源头,并没有想到会有实际应用,纯粹由好奇心驱动,是纯粹的基础研究。

  威廉·凯林认为,所有科学家都有一个共性:他们都有兴趣解决非常有意思的难题。至于说这些难题到底是什么,他觉得这就是个人喜好。对他而言,屏息几分钟,人体没有氧气会发生什么?这是他从事研究、获得诺奖成果很早之前就想过的问题。“解决疑难问题,这是科学家们的共性。”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室不在地球上,而是在宇宙里,因为宇宙里能够找到最冷的地方、最热的地方、密度最大的地方和密度最小的地方。所以,满怀好奇心,去尽情探索吧。”迪迪埃·奎洛兹说。

科学家应该努力成为“世界公民”

  在米歇尔·马约尔看来,科学之美在于科学没有国家。“大概30多年之前,我有幸和中国天文学家一起合作,还有来自欧洲、南美等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氛围非常好。”

  “科学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创造力。” 格雷戈·塞门萨表示,要想在科技上有突破,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自由: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行动。

  迪迪埃·奎洛兹也同意他导师的看法。他认为,科研国际合作不能受到限制,但这是很理想化的,现实中我们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培养这样的科学文化,并且从早期教育开始,“尽量向理想化的世界靠拢。”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朱棣文感到担忧。他注意到,目前世界上不少国家民粹主义盛行,“他们要重新树起国界,特别是针对移民、本科留学生、研究生等,对这些学生心存疑虑。”但无国界的文化恰恰是很多移民国家发展的机会和优势。他分享说,他的父母就是在二战期间到了美国定居,他们三兄弟是在美国出生长大,并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希望只是一个暂时现象,可以很快回到过去长久以来开放的、欢迎的态度,尤其是留学生,这会造福我们所有的人。”朱棣文言辞恳切地说。

  威廉·凯林在此前的采访中也曾表示,随着世界前沿科学研究进入深水区,国际合作变得越来越重要。科学家、艺术家和教育工作者应该真正地努力成为世界公民,分享他们的思想和知识。他说:“我们必须以身作则。”

  • 热门话题

我国科幻事业走出困境了吗

随着《三体》横空出世、《流浪地球》成为爆款,中国科幻文艺界一扫之前的晦暗底色,频频引发“中国科幻迎来黄金时代”的热议。2019中国科幻大会日前在京举行,科学家、科幻作家、科普作家和科幻迷们聚在一起,共同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