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修旧如旧”获好评
上海科学会堂首次开放参观
——公众表示:“希望以后这里能经常定期开放,我们会带后辈同来”
2020年06月16日  作者:陈怡   编辑:ydm   审核:杨冬梅  摄影:赵仲弈  版面:A1

613日是我国的第十五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今年本市有78处文物建筑免费对公众开放。科学会堂1号楼作为第8批国家重点历史文物保护单位于当天首次对公众开放,约150位不同年龄、职业的公众通过网络预约,分6批参观了这幢位于南昌路47号的带大草坪法国古典式二层花园洋房及其周边的科普连廊、院士风采墙、时尚科技之窗、科学艺术栏杆、思南楼等科学会堂其他设施。

讲解员边带领大家参观,边娓娓讲述这个隐藏在闹市梧桐绿荫下的幽静科学殿堂在历史岁月里的变迁。南昌路47号前身为1904年建成的德国花园总会。1914年法租界扩张后,南昌路一带被划入法租界“版图”;1921年,法国人将原德国花园总会改建成法国总会;到1926年经过又一次改建,法国总会转变为供法国侨民子弟上学的法国学堂。新中国成立以后,在1956年举办的一次上海科技界知识分子座谈会上,一位科学家提出:“上海应该有一个专供科技工作者活动的场所。”这个建议当场得到了与会的周恩来总理的赞同。很快,上海市委就决定把南昌路47号划给上海科技界,成为科技人员活动的场所。1957年,上海市工会联合会拨款重新翻修这栋老建筑。1958118日,科学会堂正式成立,首任上海市长陈毅为之题下今天人们在外墙上可见的“科学会堂”4个字;同时,新成立的上海市科协搬入科学会堂,并自此在这里办公,这里也成为全上海科技工作者共同的家园。

科学会堂1号楼由法籍建筑师万茨·舍伦设计,均衡、对称、宏伟,兼具法国文艺复兴风格和优雅闲适的法国乡村别墅风格的建筑里,拱形落地门、券窗、孟莎式屋檐顶下的木质牛腿等装饰带有新艺术运动时期的特征。

 (下转03版) (上接01版) 

一楼一侧落地门窗朝向庭院,一侧墙上挂着苏步青、杨振宁等科学家照片和朱屺瞻、谢稚柳等名家书画的走廊,是全上海保存至今最长的建筑室内长廊。紧邻贵宾厅的东墙上,索尔维会议的群英们“静坐”于墙,经过现代技术的处理,爱因斯坦的眼睛时而调皮地眨动,普朗克的烟斗仍在冒烟。与当代人心灵对话的来自历史深处的凝视,总是吸引参观者驻足流连。

沿卷涡图案铸铁扶栏的庄严木阶楼梯上二楼,直接映入眼帘的大跨径券形木窗框里,镶嵌的是1918年徐家汇土山湾孤儿院出品的彩绘玻璃。这也是全上海留存至今最大的彩绘玻璃。蓝蜜蜂和红杏花,在泻满阳光的金色背景里流光溢彩。一位随着爸爸前来参观的7岁小男孩告诉记者,他最喜欢一楼大厅和这些带画的玻璃:“它们的色彩很鲜艳,很吸引我。”他的爸爸张先生则向记者表示,这里修旧如旧,保存得非常好,希望今后有更多这样的机会可以带孩子更深入地来体验建筑的魅力和科学空间的沉静氛围。

曾经是销售员的业余摄影爱好者胡先生,边参观边不停地按下胸前相机的快门,为光影班驳的门廊、颇有卢浮宫展厅气派的正红色会议厅走廊等平时难得一入的典雅空间留下了自己独特视角下的“倩影”,并同步发送到了微信朋友圈与亲朋好友分享。

一位年过花甲的梁女士,向记者回忆起1970年代的时候,家住卢湾的自己在瑞金二小上学,教育系统组织文艺演出在科学会堂进行。因为一所学校只能出一两个节目,当时她没有被选上心里挺失落。但演出她来看了,观众席就在与复兴公园隔墙的大草坪上,现在的1号楼门厅就是当年的舞台,门廊是后台。这次是她阔别半个世纪后,第一次重返科学会堂。她印象中“文革的时候这里曾经被打砸弄得乱糟糟”,觉得现在“修得挺好”。

来自杨浦区的退休中学教师吴女士和她的同事们都是第一次进入科学会堂,他们纷纷向记者表示对这里优雅大气的建筑、悠久的人文积淀和宁静的科学氛围的喜爱,希望以后这里能经常定期开放,他们会带后辈来一起感受、亲近这里优秀的城市历史文化。

  • 热门话题

风驰电掣般的惊叹加速度

疫情当下全球急需口罩,而口罩的“心脏”是熔喷布。3月29日下午,经过600多名干部员工35个昼夜的连续奋战,年产500吨的熔喷布生产线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厂区一次投产成功,产出优等品。“熔喷布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