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2019年12月18日
让学术头衔回归本源

近日,全国政协提案提出了关于“取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避免各单位恶性竞争引进国字头‘帽子’”的建议,一时引起了热议。对此,教育部强调,“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作为教育部唯一牵头实施的国家级人才计划,是吸引聚集德才兼备、矢志爱国奉献、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科领军人才和青年学术英才的重要举措,是国家高层次人才培养支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此,教育部高度重视高校人才无序流动问题,始终采取多种举措,规范人才合理有序流动,为高校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未找到图片
避免“长江学者”变成“学术帽子”
  针对取消“长江学者”计划的建议,教育部网站12月6日发布《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1681号(科学技术类108号)提案答复的函》,指出“长江学者”计划是国家高层次人才培养支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单位恶性竞争引进国字头“帽子”而忽视引进真正急需的人才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还是人才的无序流动。  入选人才计划变为给人才戴“帽子”,各单位引进人才变为引进 “帽子”,这其实就是当前存在的学术人才评价”唯帽子论“问题。  从逻辑上看,取消人才计划,无疑是消除人才“帽子”的治本之策,没有了计划,也就没有了入选计划后戴上的“帽子”,但从现实看,像“长江学者”之类的人才计划是难以一取了之的,关键在于实施计划时,要改变目前的行政主导评价方式,进行专业的学术同行评价。如教育部在答复函中提出的,“专业方面的评估、评选充分信任学术共同体”,行政部门、第三方评估机构、学术共同体三方各司其职。  我国实施“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等人才计划,其目的是给学者提供经费资助,创造良好的环境,以专心进行学术研究工作。  而这一计划也是有资助周期(聘期... 【详情】
未找到图片
完善退出机制 回归“育人”本位
  在学术圈,有人把“长江学者”看作仅次于院士的头衔,可见其在学界的分量。从某种程度上讲,“长江学者”属于“国宝级”的人物。近年来,尽管有“长江学者”出现了学术不端行为,但这不是取消“长江学者”的理由。个别学者出现学术不端行为和其是否为“长江学者”并无必然联系。  在笔者看来,“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遭遇的现实困境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对“唯帽子论”的世俗化选择产生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导致人才评价体系出现了不应有的表面化倾向:一些地方不看德才看“帽子”,只要帽子大、帽子高,就许以优厚待遇,而不管其是否适合学校的发展。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又加剧了市场经济对学术生态圈的腐蚀,在部分地区、单位,“长江学者”异化为功利化的学术资源甚至“政绩工程”。  如今,教育部希望通过完善退出机制的方式,淡化“帽子”概念,进一步优化“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实际运行效果,这种积极的探索值得肯定。但是,在通过“倒逼机制”让当选者产生积极的压迫感和约束力的同时,还要进一步加大对&ldqu... 【详情】
未找到图片
莫让长江学者等称号变名利场
  自1998年教育部与香港李嘉诚基金会“为提高中国高等学校学术地位,振兴中国高等教育”,共同筹资设立“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以来,各地各方各种学者头衔呈“涌现”之态,计有黄河学者、珠江学者、东方学者、琼州学者等50种之多。  名目繁多的学者称号的背后是每年层层叠叠的学者称号评选活动。评选学者称号原本是为了选拔高层次学术带头人。由于目前学科评估、国家实验室评估有关人才团队评价体系是以拥有学者称号的人数多少为量化指标,学者称号可谓是举足轻重。不少高校为了提升人才评估指标,不惜用百万年薪挖走兄弟院校“长江学者”或“国家杰青”,造成学校之间反目。对于青年学者个人而言,学者称号不仅仅是名誉声望,更是获取科研资源、高薪酬和行政职位的筹码。有没有这些称号涉及到能否获得学术职位、获得国家重点项目和基金资助,事关学术前程,青年学者岂敢掉以轻心。青年学者们在称号、项目林立中忙于申请、报批,如何能够心无旁骛,专注于学术研究工作。学术研究须有宽松的学术环境,人为设置种种名利学术称号,诱导学者趋之若鹜,其内涵就是学术大跃进。  长此以往,学者称号越来越多,而学术空间却越来越逼仄,青年学者的人格、特性和锋芒也越来越萎缩。在这种氛围中,那些认真教书、埋头做学问的没有任何称号头衔的青年学者没有发展... 【详情】
未找到图片
八种情形应退出
  查询发现,此前在2018年公开的新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管理办法》中,教育部规定,建立“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退出机制,8类情形可退出:如因个人原因无法完成聘任合同,本人提出退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可以主动退出;如有在聘期内违规离岗,聘期内未按合同约定如期到岗工作或到岗时间不足、经督促提醒仍不履约,聘期考核不合格且本人不主动退出等违约情形的,应当解约退出;如有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弄虚作假骗取入选资格的,违反师德师风、学术道德规范且情节严重等违法违规情形,应当强制退出等。  教育部还强调,退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由教育部撤销称号;聘期尚未结束的,聘任高校应解除与其签订的“长江学者”聘任合同;主动退出和解约退出的,停发奖金并视合同履行情况追回部分或全部已发放奖金;强制退出的,取消入选资格,停发奖金并追回全部已发放奖金;解约退出的,自退出之日起2年内不得再申报国家、各部委高层次人才计划和荣誉称号;强制退出的,不得再申报各类人才计划和荣誉称号。... 【详情】
未找到图片
警惕学术头衔的异化
  时至今日,学术头衔制度在运行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首先是唯头衔化的倾向。只要有头衔,一定是优秀人才,甚至是顶级人才,这本没有大问题。但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一个人如果没有头衔,那就很难说了,你说你优秀,那你怎么没有头衔?你怎么证明你优秀?问题就在这里。人才评价是一个需要仔细拿捏的事情,既需要专业水平,也需要境界和胸怀。“识人”是很不容易的,“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唯头衔化的倾向其实是对“伯乐”的排斥,把复杂的人才评价进行了过度简单化的处理。  唯头衔化的倾向只是一个表象,在这种倾向的背后,其实是现行的学科评价机制。当下,无论是学科还是学校,都在搞评估。只要有评估,就有评估指标。在各种评估指标体系中,学术头衔或人才称号,都占据了一定的权重。有学术头衔的人越多,表明学科队伍越强。这就是说,学术头衔不仅仅是学者个人的荣誉,还涉及到所在学科、所在学校的排名。而在排名的背后,则关系到各种资源的分配。  既然学校也看重学术头衔,那么学术头衔就不仅仅是一个荣誉,而是一种可以兑换的资源。有一些荣誉是不能兑换的,譬如“先进工作者”,它就只是一个单纯的荣誉,某个机构不可能因为增加了几个“先进工作者”,它的地位就会出现一个看得见的上升。但是,学术头衔不一样,顶级学术头... 【详情】
未找到图片
如何改变“帽子”泛滥问题
  设立“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初衷在于解决当时大学教授、科技人员薪酬偏低的问题,是为了给优秀学者提高待遇。随着各级政府、各高校、科研院所陆续出台各级各类人才支持计划,才造成了人才“帽子”泛滥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国家层面和省级层面分别有人才计划84个和639个,市县层面人才计划更是多不胜数,各类人才计划名目繁多、杂乱无序,“帽子”满天飞。  人才计划本身的初衷是好的, 在于吸引人才、改善学者待遇、鼓励科研创新,但由于绝大部分人才计划都与薪酬待遇、科研经费,甚至住房、家属工作安排、行政级别待遇等挂钩,在学科设置、重点学科评选、科研启动经费中,“帽子”学者多寡关系重大,“帽子”几乎就等同于票子、位子,就意味着权力和资源,加剧了赢者通吃的局面。于是一些人动摇了学术追求,为了争夺“帽子”费尽心思,难以安心科研。有人形容一些学者“永远都是在得到帽子和得到下一顶帽子的途中”。  同时,高校则把“帽子”作为人才引进的标准和成绩,“重名轻实”、争抢帽子,造成了人才的恶性竞争和无序流动。而高校选择的背后,又是把拥有多少“帽子”学者作为评价高校实力的依据。此外,...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