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2020年01月01日
“胖五”升天 箭指星辰

  近日,我国首型大推力运载火箭——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成功发射,这是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的第3次飞行,也是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323次飞行。2016年,长征五号运载火箭首飞时,正值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这是历史的巧合,也是历史的延续。

  现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又一次刷新了历史。在“长征”家族的323次飞行史上,“胖五”的飞天次数只占个“零头”。然而,一切引发质变的量变都是从“零头”起步——

未找到图片
掀开我国航天器升级换代新篇章
  长征五号遥三运载火箭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大型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平台——东方红五号卫星公用平台(下简称东五平台)首飞试验星,将对这一崭新的卫星平台进行全面在轨验证。  我国最重、最“牛”的卫星 实践二十号卫星由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抓总研制。据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总工程师、实践二十号卫星总指挥、东方红五号卫星公用平台总指挥周志成院士介绍,实践二十号卫星重达8吨,是目前我国研制的发射重量最重的卫星,也是目前中国技术含金量最高的卫星。  卫星首要任务是验证东五平台的技术稳定性,由于搭载了十多项国际领先的技术验证载荷,也兼具新技术验证的使命。“以‘实践’命名卫星,就是对该星所承担的探索意义的最好诠释。”周志成说。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实践二十号卫星副总设计师裴胜伟介绍,卫星搭载了以Q/V频段通信为代表的甚高通量通信载荷、激光通信、深冷回路等十余项国际领先的“前沿性、战略性”技术试验载荷,其中多项为国际或国内首次。  全新平台,全新开端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采取卫星公用平台的设计方法,公用卫星平台只需做少量的适应性修改即可装载不同的有效载荷,以此缩短卫星研制周期,节省研制经费,提高卫星可靠性。  五院实践二十号卫星总设计李峰形象地比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卫星公用平台好比一... 【详情】
未找到图片
中国航天“哪一步都不能松气”
  火箭是航天的基础保障,卫星、空间站、航天员等都需要借助火箭进入太空。作为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的领头羊,此次长征五号成功发射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高度关注。国外媒体纷纷认为,此次发射顺利完成,对中国推进雄心勃勃的航天计划具有重大意义。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认为,在经历一系列挫折之后,中国掀开雄心勃勃太空计划的新篇章;成功发射长征五号火箭是中国今年的第34次太空成功发射,中国成为今年实现太空发射最多的国家。俄罗斯塔斯社在其刊发的《中国发射最大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中指出,中国正在积极推进实现国家宇宙空间发展计划,开发气象、电信和导航卫星及月球探测技术。  这些来自国外的肯定和称赞,离不开一代代航天人的努力和付出。“航天强国的标志之一,首先是进入空间的能力,这就要求火箭的型号系列非常完备,运载能力要足够,还要实现无毒化、环保型,尽可能地廉价,趋势之一就是重复使用。所有这些,我们正在积累、准备。”专家说,“中国的航天完全是靠自力更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国内舞台走上世界舞台。”  “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材料技术领域首席专家裴雨辰表示,追梦的历程历经坎坷,也不会一帆风顺,我们需要继续秉承航天精神、“两弹一星”精神,向着宇宙深处,豪迈前... 【详情】
未找到图片
卫星乘火箭也需磨合期
  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升空后,经过2220秒的太空旅行,成功将实践二十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或许有人不知道,为了这半个多小时的携手同行,卫星和火箭也需要经历相当长的磨合期,相互了解了“脾气”和“性格”,才能确保旅途安全。  长征五号火箭和实践二十号卫星分别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和五院抓总研制。双方分别开展强度设计和试验考核,只有到地面分离试验时,它们才第一次见面,有机会见识对方的真实“脾气秉性”。  但据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五号火箭结构强度分析师曹昱介绍,地面分离试验只是考核分离结构的功能,并不知道分离结构的受力情况,所以说卫星和火箭的相互了解还很片面。“如果它们到翱翔太空时才发现彼此‘性格不合’,就会带来飞行风险,甚至导致任务失败。”  例如,实践二十号卫星质量大、重心高,将给分离螺栓带来更大的受力。虽然长征五号力大无穷,足以举起卫星,但有可能出现“内伤”。如果分离螺栓变形甚至损坏,会让分离结构的强度可靠性大打折扣。  要避免这种情况,必须提前开展分析验证,寻找对策。为了在地面分离试验前完成这项工作,设计人员想了个办法,套用网络流行语来说,他们安排火箭和卫星进行了一次“云磨合”——借助卫星三... 【详情】
未找到图片
闭关“908”天,王者归来
  科学探索的道路从来不是坦途,难免经历挫折。  从长五遥二失利到遥三发射成功历时908天,累计进行了40余次15000余秒关键技术试验。908个日夜无数次跌倒后又重新爬起。  2017年7月2日,长征五号遥二运载火箭发射失利。2017年10月12日,基本确认了飞行失利的故障模式。2018年4月,完成了全部归零工作。  2018年11月30日,一台改进验证的氢氧发动机在试车中发生故障。2019年3月29日,发动机试车故障的归零工作及改进验证全部完成。  2019年4月4日,一台用于后续任务的氢氧发动机在试验后的数据分析中,发现了“异常振动频率”。本着“不带一丝疑虑上天”的原则,研制人员持续对发动机进行改进。2019年7月,研制人员完成了对发动机的结构改进。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十几次大型地面试验,最终困扰长征五号两年的发动机问题得到解决。  长五火箭从1986年论证工作开始到2016年首飞,历时30多年。长五火箭从2017年7月2日遥二失利到2019年12月27日遥三发射成功,历时908天。  在研制中,型号团队创造性地提出多项全新技术方案。当然,与之配套的产品也基本为全新产品,全箭新研结构部段26个,电气系统箭上新研单机数量达到1700余台套,软件190余个。  长征五号火箭研制过程中,生产各类单机超过18000台,累计开展试验约130... 【详情】
未找到图片
5米腰身“灵活胖子”飞天的背后
  长五火箭是我国首枚大型运载火箭,运载能力位居世界前列。长五啥样?能力几何?让我们来看几组数据吧——“5”米腰身,变化多端  长征五号系列火箭按照组合化、模块化设计思路,2.25米助推器模块、3.35米助推器模块,以及5米芯级模块个性化组合就能组成不同构型,满足不同的发射需求。目前有长征五号、长征五号B两个构型,后续根据任务不同,还可以自由组合成多种构型。  基本构型的长征五号为两级半液体火箭,由5米芯级捆绑4个3.35米助推器。芯一级直径5米、芯二级直径5米、助推器直径3.35米,整流罩直径5.2米、长约12.2米;全箭长约57米,是我国现役火箭中尺寸最大的。“1.2”毫米“铠甲”,薄如蛋壳  5米直径大型箭体结构为我国运载火箭首次采用,是火箭实现运载能力重大跨越的基础,设计、制造、试验难度大。长五火箭起飞重量约870吨,其自身的结构重量却只占约10%。  火箭外壳的厚度甚至只有几毫米。火箭的外壳专业术语称为“蒙皮”,主要材料为铝合金,火箭壳体“蒙皮”的厚度都在1.2毫米至2毫米之间,长五火箭整流罩的蒙皮厚度只有0.3毫米。在相同刚度下,火箭壳段的重量减少10%以上,可以为火箭减轻重量,装更多的燃料,“举”起更重... 【详情】
未找到图片
开启中国航天“超级2020”
  运载火箭的能力有多大,中国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展望2020年中国航天一系列重大任务,我国首型5米芯级直径的大推力运载火箭——昵称“胖五”的长征五号此次复飞成功,将以其位居世界前列的运载能力,为中国航天的“超级2020”打下坚实基础。  “超级2020”看点1:探月三期嫦娥五号任务 长五担纲!2020年,我国将用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择机发射“嫦娥五号”,实现月面无人采样返回,圆满完成探月工程三步走的总体规划目标。  据长征五号总指挥王珏介绍,嫦娥五号任务需要将8吨多的嫦娥五号探测器直接送入地月转移轨道,而完成这一任务,必须由具有大运载能力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来完成。  “超级2020”看点2:执行首次火星探测任务 长五担纲!目前,我国正在开展首次火星探测工程的研制工作。按照计划,2020年,我国将通过长征五号发射火星探测器,并通过一次发射实现火星环绕、着陆和巡视探测。探测器发射后,大约需要经过7个月左右时间的飞行抵达火星。按计划,我国将于2021年实现火星软着陆,开展火星环绕探测和巡视探测。  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总设计师李东说,长征五号的成功研制,将大幅度提高我国进入空间的能力,助力我国深空探测能力和水平的提升,实现在深空探测领域的跨越。  &l...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