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2018年11月28日
基因编辑婴儿引发最大伦理危机

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近日宣布,一对基因编辑的双胞胎已于11月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CCR5基因经过修改,意在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毒感染。如果成功,这对双胞胎将成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目前该实验的真实性尚未得到确认,研究也未发表于任何科学期刊,数据也没有得到公开,但已在学界和社会引发广泛的质疑。

未找到图片
车上没刹车,你敢去开吗
  首先是实验的动机和必要性。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认为,目前公开的该实验伦理申请中,并未提及这对双胞胎的母亲是否为艾滋病感染者。即使该实验的母亲是艾滋病患者,只要通过药物降低母体HIV的载量,仍可以有效阻断母婴传播。“该实验并非针对重大的致死性疾病,完全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试验。”刘颖说。另一方面,“敲除CCR5基因以抵抗HIV病毒”已在细胞和小鼠等其他试验模型上证实过。“后续也不可能让人再去感染HIV病毒,所以这个实验本身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李大力也指出,该实验使用的是健康胚胎,根本谈不上基因治疗,也不是给感染HIV的患者提供唯一的生育后代的希望。“HIV感染者不论男女,都有方法使其生育没有病毒感染的健康宝宝。”  其次是实验过程的合规性。刘颖指出,第一,这份伦理申请非常草率,按照提供的日期来看,在伦理申请批准前,实验就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第二,伦理审查是按照“科研项目”的标准实施的,“而我们知道,这个实验绝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科研项目,因此审核的标准也存在问题”;第三,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也没有达到批准这类实验的级别,也不具备科学的严谨度。“从这三个方面讲,这个伦理... 【详情】
未找到图片
科技发展不能把伦理留在身后
  前天,一对基因编辑婴儿成了舆论的焦点。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有消息传出,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于11月诞生。据称,因基因经过修改,这对双胞胎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然而,这个原本看起来颇有些轰动效应的“首例”,却很快遭到质疑与反对,大量质疑指向其后的伦理问题。毕竟,这次我们面对的,不是克隆猴、克隆羊,而是人类。何况,还有人指出,我们已经可以有效阻断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播,这项研究不仅必要性值得商榷,而且还可能带来风险。或许正因如此,深圳市卫计委表示,将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尽管基因编辑,可能对疾病的治疗产生划时代的影响。但显然,这样的医学行为,不是割双眼皮那么简单,更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它关系到人类基因的谱系,关系到每一个人,也蕴含着伦理风险。而这也正是基因实验看上去离大众很远,却被舆论高度关注的原因。  对于科技上的创新,我们应该支持,毕竟这是人类文明走向明天的方式。不过,也正因为科技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让它可能成为一把杀伤力巨大的“双刃剑”。所以,在面对科技的突破时,不能不保持足够的敬畏。科学的意义,永远在于展现其天使的一面而非魔鬼的一面,在于为人所用,而非让人类自毁长城。这不是反科学的态度,恰恰是科学的自爱。否则,打开的可能就不是阿里巴巴的山洞,而... 【详情】
未找到图片
百名科学家联名谴责,各方紧急发声
  11月26日晚间,南方科技大学官网就此事发布声明称,有媒体报道贺建奎副教授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校方“深表震惊”。南方科技大学还称,在关注到相关报道后,学校第一时间联系贺建奎了解情况,贺建奎所在生物系随即召开学术委员会,对此研究行为进行讨论。根据校方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  对于贺建奎本人宣称的研究成果,校方在声明中表态道,对于贺建奎副教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我校将立即聘请权威专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待调查之后公布相关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声明称,贺建奎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2021年1月。但据一份来自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显示,该项目为贺建奎在该医院申请的CCR5基因编辑科研项目,项目时间从2017年3月到2019年3月。也就是说,项目时间与贺建奎本人在校供职时间存在重叠,项目启动约一年之后,贺建奎开始停薪留职。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注册信息,《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项目的申请注册人为覃金洲,研究负责人为贺建奎,申请人所在...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