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视  频
  • 图  片
  • 上海科技报
  • 上海市科技传播学会
2019年05月03日
为了学到知识 你会去付费吗

知乎Live、喜马拉雅听书、豆瓣写作营、混沌大学……近年来,各类知识付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户从起初的质疑、不习惯,到如今乖乖上缴钱包。知识付费产业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用户交了钱,就真能学到知识吗?

未找到图片
纾解知识焦虑别只寄希望知识付费
  伴随着2016年中国付费元年的到来,中国知识付费用户规模开始迅速增长,相关数字显示,2018年已经达到2.92亿人。而且,艾瑞咨询发布《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知识付费产业规模也将进一步扩张,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235亿元。由此可见,知识付费所具有共识性以及强大的市场潜力。  不难理解,知识付费背后是人们的知识焦虑。尤其是,不学则退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正如专家指出,互联网的普及加快了人们生活的步伐,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令那些“大部头”书籍变得难以下咽。而知识付费的出现,正好能够缓解人们的焦虑,弥补心灵上的空虚。加之技术条件的完备和移动支付习惯的普及,知识付费也就水到渠成。  但同时也应认识到,知识付费也并不见得能够学到真知识。比如,知识付费用户规模看似庞大,但其中不乏付了费而没有享受服务的用户。有的消费者就表示,自己买了很多课程,但是真正看过的却没几个。同时,上述《报告》也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产品平均复购率仅为30%。可见,纾解知识焦虑别只寄希望于知识付费。  此前就有媒体评论,要用深阅读来纾解知识焦虑。诚如其言,无论是避免自己的知识短板,还是单纯纾解知识焦虑,关键的是“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和了解,对时代和社会有自主的观察和判断”。简言之,要明白自己该弥补哪些知识短板,然后静下心... 【详情】
未找到图片
版权保护:知识付费发展的痛点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发展,信息变得泛滥,随便搜索一个话题就会弹出千万条内容,为了能在短时间内获取自己需要的有价值的知识,大多数人会选择付费课程。其好处在于得到干货的同时降低搜索所花的时间成本。知识付费之所以能够逐渐盛行,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缓解“社会焦虑”。  部分付费者不免产生疑问,明码标价的知识内容,与免费的知识内容有什么区别?  付费平台的用户定位比较精准,传播的知识也比较专业,用户也可以根据自身需求来选择优质内容。而免费的知识平台,进入门槛较低,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收益来源是阅读量和广告,所以定价不专业。用户为知识付费,更是有助于促进优质内容产生,让消费者心甘情愿为知识付费,觉得物超所值。  我们经常能看到较出名的自媒体人发布一篇原创作品,没过多久信息已经满天飞了,还都是不署名的,版权没有得到保护。网络知识产权的保护一直是版权保护的薄弱点,也是知识付费发展的第一大痛点。  如果不及时明确知识产品的归属权,会损害知识生产者的利益。因为不论做什么工作,创新精神和成果都是不可或缺的,要是盗版多了,不尊重版权的行为多了,会打击内容创业者的积极性,从而阻碍整个知识付费产业的发展。  尽管版权保护是知识付费中的主要痛点,但也不代表未对知识版权进行保护,一些知识付费产品会对图文、音频、视频等进行加密保护,比如设置不能复制图文、音频视频加密格式等,尽最大的能力进行... 【详情】
未找到图片
掀开知识付费行业发展新篇章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大量的信息被创造出来,而这对于人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好处在于获取知识的过程更加方便,缺点则在于人们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知识。大量的垃圾信息充斥着网络,从而让有效信息的寻觅变得更艰难。在此情况下,知识付费理念兴起,获得了广大都市人的认可与欢迎。  看似欣欣向荣的行业,却存在不可避免的隐忧。为知识付费的动机是为了缓解焦虑感,在疯狂买课之后,人们心中会有一种满足感,从而降低了焦虑指数。事实上,这种方式并没有太多的用处,用户也没有得到真正的知识。而用户所付出的不但是买课的费用,还有大量的时间。知识付费是好的,但是这种自我学习模式缺乏有效的反馈,没有考核、没有排名、没有证书,没有竞争就没有动力,所以效果很难评价。而且有的用户并不知道如何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课程,往往造成他们听了很多课程之后,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在知识碎片化的时代,用户很难形成知识体系,无法内化,对这些知识止步于了解阶段。  为了解决这些痛点,有的平台就通过直播课,学习个人品牌打造、用户增长、裂变等课程,并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实操,也可以针对已有圈子和新增粉丝进行免费直播课邀请、课程推广等。从而形成一个持续成交、持续用户增长、持续裂变的良性闭环。  展望未来,知识付费行业必然会迎来下一个爆发期。而这更需要有高效、专业、全新模式的出现,也必然会给这个行业带来更规范的明天。 ... 【详情】
未找到图片
知识付费需要自我进化
  打造“粉丝经济+知识付费”模式,一度成为知识付费行业的新宠。不少平台随着流量的断崖式下跌和大V的出走,不得不回归到培养自己系统化的知识产品上来。部分评论者因此给出了“知识付费已死”的结论。  其实,很多平台搞错了知识付费的本质,应该不是贩卖知识,而是提供知识服务。  已死的是总想通过内容生产者自带粉丝引入流量的平台,而不是知识付费。  可以提供可靠优质产品和服务的平台是优质内容生产者向往的地方,也是能为内容生产者赋能的地方。  知识付费本该是“赢得”粉丝而非“消费”粉丝。  消费者的需求不断迭代会自然淘汰不合格的知识贩卖者。知识付费利用满足消费欲和占有欲的快感冲击了知识焦虑,但要实现自我成长,仍然需要个人持续的努力与积累。对于知识付费平台来讲,如何帮助用户制定持续学习计划并建立学习反馈机制,是知识服务提供者应该解决的问题。  技术进步会推动知识付费行业进化。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方式。因而,充分的竞争将有力助推行业发展。 ... 【详情】
未找到图片
用户交了钱, 真能学到知识?
只要“有才”都能分一杯羹  “我在微博上买过摄影师开的线上摄影课,还买过英语阅读、背单词的线上课程。”北京市民小黄表示,现在知识付费的形式越来越多样,产品类型越来越丰富,自己在这方面的支出也越来越多。  从知乎Live、喜马拉雅听书、荔枝FM,到财新树立付费墙,近年来知识付费已经从起初的线上课程扩展到各个领域,受众覆盖面越来越广。无论你是想学习新的专业知识,重新捡起英语能力,还是想听听故事、看看新闻打发时间,都可以找到相应的付费产品。  除了用户获益,各类内容提供者也获得了发展机会。无论是学者、公司管理者还是小众音乐人,只要有才,都能在知识付费领域分一杯羹。快节奏难啃“大部头”  知识付费为何能在中国迅速发展?知识付费,即将知识商品化,但知识商品化其实并非刚刚兴起。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认为,如果不把知识付费的范围仅限于知乎、喜马拉雅,那每个学者或许都参与过。“我们为什么在学校里领取工资,就是因为传播了知识,我们的工资就是我们创造和传播知识的报酬,它是普遍存在的,只是我们当时没有用‘知识付费’这个名词而已。”  随着经济发展,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长,国人的消费结构从生存型转向发展型,教育、文化、娱乐等产业得以迅速发展。预计到2020年,文化产业将成为中国国民... 【详情】
未找到图片
“付费”却没有得到“知识”预期
  知乎Live、喜马拉雅听书、豆瓣写作营、混沌大学……近年来,各类知识付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户从起初的质疑、不习惯,到如今乖乖上缴钱包。知识付费产业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用户交了钱,就真能学到知识吗?近日,有媒体针对知识付费如是发问。  知识付费,是把知识变成产品或服务,以实现商业价值,同时使付费者获取知识。知识付费有利于人们高效筛选知识,也能激励优质内容的付费平台形成良性竞争。  然而,从反馈的信息看,知识付费并没有让人学到多少知识。就知识的购买者来说,知识付费难以见成效,主要是选择太多、时间太少,造成人们的决策瘫痪、选择的时间成本增加。时间有限,盲目跟风,以及知识宝库中的“精华”难觅,加上自律性差等,都导致“付费”并没有达到“知识”的预期。  而就收费方而言,付费平台把知识付费搞得越来越像一种“社交货币”。而花钱买来的“知识”,如果不是“物有所值”,接下来想再用“割韭菜”方式盈利,恐怕并不现实。高质量的知识付费产品,同样需要知识提供者的倾心付出。如果只是把一般性知识加以包装,进而形成“网红”或“粉丝”,这样的知识付费模式恐怕走不远... 【详情】